關於部落格
生活的記錄
  • 31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立場不同

Hi, 親愛的同學們,

 

我是教務長 曾世杰 老師,兼任教學與學習中心(以下簡稱學習中心)主任,

在教務處正滴滴答答著打著字,寫封信給同學們。

主要是想到一些不知道怎麼解決的困難,想請同學們幫我想想,如果你是我,

你該怎麼辦。

 

同學們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,這兩年教務處及學習中心:

從接電話的應答、留言板回應的速度、回答留言要以「謝謝您的提問」結尾、

到推動「有被當的感覺,讓學長姊幫助你!」、成立研讀小組、、、,

教務處及教學學習中心的所有同仁,一直在嘗試著提昇我們的服務,

希望在這所大學裡,幫助每位同學都有最棒的四年,有最豐碩的學習。

 

以上寫的,都是我們辦得到的。只要辦得到,我們會一直一直努力。

但是,有些事情是我們辦不到的

跟你說兩個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

故事一  對於傳統

 

「我要準備轉學考了。」一位大一同學垂頭喪氣的說:

進大學前,我預期大學生活是多采多姿的,但真的沒有料到,活動會多到這麼誇張。

上學期開始,大活動有新生盃、水運會、六系盃、校運會、英文話劇比賽、健康操比賽、

聖誕舞會、啦啦隊、東部聯賽;小活動有系露營、迎新、送舊、家族排球、家族餐聚……。」

她說:「我真的撐不下去了,我要讀書、要寫報告,都擠不出時間。上課的時候,

老師問,怎麼大家都在打瞌睡。練舞練到這麼晚,怎麼可能不打瞌睡?」

「這麼慘哪,沒有試著跟誰反應看看嗎?」我問。

「有什麼用?我們班都在反彈了,可是學長姊跑到班上來鎮壓,說這是多年的傳統,

再撐兩個禮拜就過去了。傳統兩字就壓死你了。」

「哪來這麼多傳統?」我好奇。

「我也不知道啊。我剛來時,覺得家族制真棒,學長姊們經常到知本來看我們,送點心,

隔一段時間還有聚餐。可是

她的聲音躊躇著:「我家經濟狀況不是很好,聚餐幾次以後,我想到我自己變成學長姊時,

是不是也要這樣照顧學弟妹啊?難道還要去打工嗎?只有ㄘㄨㄚ(4)勒等了」。

她說:「這就是傳統了,學長姊對學弟妹們這麼好,他們要辦活動了,你能不支援嗎?」

「還有啊,老師,你知道嗎?學長姊說,再兩個星期就撐過去了,根本就是騙人的。」

她說:「送舊馬上就到了」。

我心神開始不能集中了。因為我突然想到:這些撐不下去的同學轉學了,

撐得下去的呢,媳婦熬成婆,明年就換他們來「照顧」學弟妹了。

 

 

故事二  對於未來的想望

 

「貴校的同學,大概比較含蓄,比較害羞,比較沒有出國的打算,也不知道怎麼提問。」

教育部文教處的馬科長說。我看她的說法也很含蓄。

55,下午320一整天的「留、遊學宣導研習會」已經到了尾聲,偌大的視聽教室B只剩7位聽眾。

我必須老實承認,其中3位是我們教務處自己安排的工讀生來充數的,2位是校外來的聽眾,我們學校的同學只有2位。

馬科長帶了六位同仁,全國巡迴辦理「留、遊學宣導研習會」說明會,告訴同學們教育部及各國駐台單位提供的留學、

遊學資訊及獎學金。台東大學是全國第一站。

為了邀請同學們參與,綜合業務處的黛薇姊,把活動訊息貼在首頁的重要公告上、書面的資料送給各系所,

並且以電子郵件寄給全校每一位同學。結果,因為報名的人太少,我們上、下午各動員了一個班級,

請老師們把上課的同學帶來。

但是到了下午3:30綜合討論的時間,學生就只剩下2位了,教育部來的工作同仁有7位,我們教務處的同仁連我有3位,尷尬。

馬科長說:「貴校去年只有3個人申請交換學生補助,可是單單台灣大學,去年申請的就有360位。」

望著空盪盪的會場,我想起我們投資的英語線上教學系統、我們乏人問津的英檢獎勵措施、始終低迷的全校中級英檢通過率。

在教務處的極力爭取下,去年台東大學訂定了全國大學裡少見的優厚條件,鼓勵同學們出國學習。

暑期遊學每年補助35名,每名補助2-8萬;一學期到一學年的交換學生,每年9名,每人補助最多至30萬。

去年有6人申請交換學生補助,結果每一個人都得到36萬(教育部30萬,學校6萬)。但今年申請的人降到3人。

我們本來要補助35人暑期遊學,但去年通過的只有9人。今年,人數會更少,因為只有12人申請。

我不知道該跟馬科長說些什麼。

 

故事講完了。

我要說的是,同學們花了許多時間、人力,動員辦活動。但沒有相對的投入在自己的學習上。

而我隱隱約約覺得,這兩者可能是相生相因的,太多的活動,就必須犧牲學習的時間。

我聯想到科幻作家張系國在星雲組曲書中的一篇銅像城的文章。

http://blog.tcu.edu.tw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486&blogId=9

 

銅像矗立在城中心,高逾百丈,佔地十畝。城的四周是廣闊的草原。

從城外五十哩,就看得到銅像龐大的身軀,在呼回世界的紫太陽照耀下閃閃發光。

 

作家以詩人的手法,寫一個想像的社會。

這個銅像本來只有三、四丈,但每經政權轉換,新的政權就毁像重鑄,

多次政權交替之後,銅像日形高大,重鑄銅像成了傳統,與夢魘。

 

勝利的一黨為了鑄像,每每搞得民窮財盡,怨聲載道。往往銅像鋼鑄好,敵黨已開始擊鼓攻城。

鑄像的工作,於是又得重新開始但銅像是不能不鑄的。索倫城的銅像,已成為索倫城統治者的夢魘。

 

文字的感覺,看來有點熟悉是嗎?

我在桌子邊貼了幾個字:「生命短暫,做重要的事。」也希望同學們,在有限的生命裡,多做重要的事,

看重自己的學習,傳統是可以修正的。

也要邀請每位同學、每位班級、系所、社團、學生會和學生議會的幹部們,幫助學校想想,學校可以做些什麼,

幫助同學們有更充實的大學生涯。歡迎寫信給我,tjeng@nttu.edu.tw。母親節剛過,該不會忘了向媽媽表示一下吧?

祝同學們

         端午愉快

 

 

教務長 曾世杰

 

副本敬送 全校 老師

 


這是一封教務長寄給全校學生的信。
看完,你有什麼感觸呢?
首先,我想反問何謂多采多姿?整天讀書,吸收吸收不同領域的知識是多采多姿?參加各大社團,活躍於人群之中是多采多姿?將時間安排得宜,讀書之餘又參加各大活動或是更加投入舉辦是多采多姿?先不論多采多姿是怎樣的,反正每個人像要過的生活本來就是不一樣的。
有點惆悵,學校為什麼要辦這麼多活動?無非是想要促進全校師生,各系之間的情感?這麼說好了,這些活動也都只安排在大一剛進來的時候而已。如果沒有這些活動大家又怎麼有機會凝聚在一起,互相認識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